联系我们 联系站长

浏览量

被误解的鱼

作者:海南翔泰渔业股份 发布时间:2020-07-18

被误解的鱼

  我们不会停止探索

  而我们探索的终端

  将是我们启程的地点

  我们生平第一次知道的地方

  ——T.S.艾略特

  我们通常所说的“鱼”,指的是一个丰富多样的物种集合。根据全球最大且查询率最高的线上鱼类数据库FishBase的统计,截至2016年1月,已知鱼类包括64目、564科、33249种。这一数量要比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的物种总和还多。当我们提到“鱼类”时,我们谈论的其实是地球上人类已知的60%的脊椎动物。

  几乎所有的现代鱼类都可以被划分为两大类:硬骨鱼和软骨鱼。硬骨鱼学名为“teleosts”(源自希腊语,“teleios”意为“完全”,“osteon”意为“骨头”),是当今鱼类的主要构成部分,涉及31800种,包括我们熟知的鲑鱼、鲱鱼、鲈鱼、金枪鱼、鳗鱼、比目鱼、金鱼、鲤鱼、梭子鱼、米诺鱼[1]等。软骨鱼学名为“chondrichthyans”(“chondr”意为“软骨”,“ichthys”意为“鱼”),约有1300种,包括鲨鱼、说明:00038.jpg鱼、鳐鱼、银鲛[2]等。这两大类下的成员拥有陆生脊椎动物的全部十个身体系统:骨骼、肌肉、神经、心血管、呼吸系统、感觉系统、消化系统、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和排泄系统。还有一类特殊的鱼是无颌鱼类,或者称为“agnathans”(“a”意为“没有”,“gnatha”意为“颌部”),这是一个由约115种成员组成的小类,包括七鳃鳗和盲鳗等。

  我们简单地将所有带脊椎的动物分成了五类:鱼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3]然而这种分类方式本身带有误导性,它无法体现鱼类之间的巨大差别。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至少硬骨鱼应该与软骨鱼区分开,就像哺乳动物和鸟类不能混为一谈一样。和鲨鱼比起来,金枪鱼跟人类的亲缘关系更近,而1937年被发现的“活化石”腔棘鱼,又在生命起源之树上比金枪鱼与人类的关系更近一些。这样一来,如果将软骨鱼计算在内的话,至少有六种主要的脊椎动物类群。

  人类之所以有“所有鱼类之间都存在关联性”的错觉,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动物在水中很难进化出高效移动的能力。水的密度大约是空气密度的800倍,因此水生脊椎动物多为流线型,肌肉发达,而扁平的附肢(鳍)能够在减少阻力的同时产生向前的推力。

  在高密度的介质中生存也意味着重力的作用会大大缩减。水的浮力能帮助水生生物免受陆生动物的体重困扰,因此体形最大的动物鲸,才会生活在水中。这些因素也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鱼类的相对脑容量(脑重量占体重的百分比)较小,而这一点,也让鱼在我们用大脑衡量其他生物时处于劣势。鱼借助大块且有力的肌肉在阻力远大于空气的水中前行,在这样几乎失重的环境中生活,意味着相对于脑体积来说,身体体积可以无限大。

  不管怎么说,大脑体积在认知发展方面的意义不大。正如作家西·蒙哥马利在一篇有关章鱼大脑的文章中提到的,电子行业中的一切产品都可以做到小型化。一条小鱿鱼学习走出迷宫的速度比狗要快,而小虾虎鱼只要在高潮时游过一次潮池[4]就能记住地形,这是极少数人才能完成的壮举。

  最早的鱼形生物出现在距今约5.3亿年前的寒武纪[5]。它们体形较小,鲜有变化。约9000万年后的志留纪时期,鱼类长出了颌,实现了进化上的重大突破。这些先驱脊椎动物得以捕获并撕咬食物,增强了捕猎过程中的咬合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晚餐的可选范围。或许我们也可以把颌看作自然界的第一把瑞士军刀,其功能还包括操纵物体翔泰渔业、挖洞、为建巢搬运材料、转移及保护后代、传播声音以及实现交流(比如“别过来,小心我咬你”)。颌的进化为鱼类及一些早期的超级掠食者在泥盆纪的爆炸式增长提供了条件。正因为如此,泥盆纪又被称为“鱼类时代”。大多数生活在泥盆纪的鱼都是盾皮鱼,头部有坚硬的盔甲,身体则是软骨骨架。大型盾皮鱼足以令人畏惧。邓氏鱼和霸鱼的部分品种的体长可超过9米,它们没有牙齿,却能用颌内两副尖锐的骨板将食物咬碎磨烂。在这些鱼的化石中常会发现未完全消化的鱼骨块,这意味着它们会像现代猫头鹰一样反刍食丸[6]。

  尽管这些鱼类和泥盆纪一起在3亿年前消失,但大自然对盾皮鱼非常友好,细心地为其保留了精致的样本,古生物学家得以推演出盾皮鱼生活中许多迷人的侧面。其中一个特别的发现,是来自西澳大利亚州戈戈化石遗址的艾登堡鱼母(Materpiscisattenboroughi)。它以英国偶像级的自然纪录片主持人大卫·阿滕伯勒的名字命名,在1979年的系列纪录片《生命的进化》(LifeonEarth)中,阿滕伯勒表达了对这一物种的强烈兴趣。这份保存完好的3D样本,能帮我们抽丝剥茧,展示鱼的内部结构。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条鱼的身体里,是一条发育完全且通过脐带和母亲紧紧相连的小艾登堡鱼母。这一发现将体内受精的历史向前推进了约2亿年,不仅震动了学术界,也为早期鱼类的生活增添了一分情爱色彩。目前已知的能够实现体内受精的方式只有一种,即通过可插入的性器官。由此可见,鱼类是最早享受到性爱欢愉的动物。阿滕伯勒曾在一次公共演讲中,表达了自己对这一发现及将其公之于世的澳大利亚古生物学家约翰·朗的复杂情绪:“在生命的长河中,这是人类已知的第一个脊椎动物交配的例子……而约翰竟以我的名字为其命名。”

  尽管盾皮鱼拥有了性,但和盾皮鱼同期出现的硬骨鱼,则有着更光明的未来。虽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然它们在终结了二叠纪的第三次生物大灭绝中损失大半,但在之后长达1.5亿年的三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里,硬骨鱼的物种多样性得到极大增强。大约1亿年前,硬骨鱼真正开始蓬勃发展。从那时算起直到今天,人类已知硬骨鱼的种类数量较那时之前增多了5倍以上。然而,化石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有关它们的秘密,或许还有更多早期的鱼类仍被掩藏在石块之中。

  和硬骨鱼一样,软骨鱼也逐渐从二叠纪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只是随后没有出现爆炸式的多样化发展。就我们所知,如今鲨鱼和鳐鱼的种类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多。我们开始发现,它们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好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产品中心

  • 鳟鱼的痛觉研究

      鳟鱼的痛觉研究

    鳟鱼的痛觉研究鳟鱼的痛觉研究躲避鱼钩这一现象证明不了什么,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

友情链接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企业要闻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xml地图Copyright @ 2011-2019 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