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站长

浏览量

亲子关系的不确定性只是发挥繁殖潜力的诸多障

作者:海南翔泰渔业股份 发布时间:2020-07-18

亲子关系的不确定性只是发挥繁殖潜力的诸多障碍之一

合作繁殖

亲子关系的不确定性只是发挥繁殖潜力的诸多障碍之一。安顿下来建立家庭所需的资源短缺是另一个难题。如果筑巢地点、食物来源和配偶都不合适,就有可能出现妥协行为。

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每周都会跟一群行为生态学家开会讨论鸟类合作繁殖行为的最新研究进展。这种现象多种多样,有专门的课程和书籍加以讨论。合作繁殖指的是翔泰渔业一个或多个非繁殖成年个体放弃繁殖机会,协助另外一对成年鸟类养育后代的现象。繁殖的一对鸟类通常是助手的亲代,不过也有例外。具有合作繁殖现象的已知鸟类有几百种,包括画眉、鸦、翠鸟、犀鸟等。

1989年时我上了那门课程。有趣的是,没有任何人提及鱼类中的合作繁殖现象——尽管几年前,人们就已经在美新亮丽鲷身上发现了这种行为。目前人类已知具有合作繁殖行为的鱼类数量(只有十几种)比鸟类(约300种)和哺乳动物(120种)少很多,但是鱼类的生活里有太多人类未知的秘密,这意味着或许很多鱼都有类似的行为,只是我们还未发现而已。

最著名的合作繁殖的鱼类是那些具有创新精神的丽鱼。助手丽鱼会完成多种照顾鱼卵及幼鱼的工作,比如清洁、搅动水流、清理繁殖区域的沙子和腹足动物,以及守卫繁殖领地等。

鸟类和哺乳动物的互助行为是通过亲缘选择演化而成的。如果自己建立家庭的希望渺茫,比如缺少合适的筑巢地点,那么帮助有血缘关系的个体,比浪费自己的时间最终一事无成更有意义。帮助他人能够提高帮助者的遗传适合度,因为与帮助者有相同基因的亲属能够获益。帮助行为也是一种有价值的训练。如果首先完成了整套的学徒训练,未来的繁殖者更容易成功掌握筑巢、孵化、哺育后代和保卫巢穴等技艺。

也就是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这些帮助者仍然能繁殖自己的后代。一项针对塞岛苇莺的研究就证实了这一观点,这些鸟类来到新的岛屿后,只有所有的高质量筑巢地点都被占用后,鸟群中才会出现帮助行为。一旦土地瓜分完毕,让步随之而来。

鱼类中的帮助者是否也是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呢?伯尔尼大学的瑞士研究者决定验证这种所谓的生态限制假说,他们从坦葛尼喀湖南端捕获了美新亮丽鲷,完成精心设计的人工养殖实验。美新亮丽鲷是研究鱼类合作繁殖行为的最佳对象。它是一种优雅的小鱼(最大不超过8厘米),长着大眼睛,身体呈粉黄色,纤长的鱼鳍边缘是天蓝色。它们的社会生活同样多姿多彩。它们能够把交配场翔泰渔业地中的沙子挖起来运走,能用打斗、啃咬、撞击、展开鱼鳍或鳃盖、低头、身体弯成S形等多种方法守卫巢穴,还能用抖动尾巴、勾引和逃跑等多种顺从行为抚慰高等级鱼。

研究人员把32对美新亮丽鲷安排在7200升的环形水缸中的32个繁殖隔间内,每4个繁殖隔间中夹着一个“疏散隔间”。除了充足的沙子外,每个繁殖隔间和一半疏散隔间中还有两个被分成两半的花盆,可以作为繁殖场地。每对繁殖鱼(共64条)还分配了一对助手,一条大一条小,两个助手体形都比繁殖鱼小,也是一共64条。研究人员训练助手鱼,让它们学会从繁殖隔间和疏散隔间中树脂玻璃板上的小狭缝中穿过。繁殖鱼由于体形太大,无法通过这些狭缝。

尽管刚转移完地点后有些迷惑,这些鱼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环境。一对繁殖鱼在抵达后5天之内就产下了卵,而这32对繁殖鱼中,除了一对外,剩下的鱼都在4个半月的实验中至少产下了一窝卵。

在具备繁殖条件的情况下,帮助者是提供帮助还是自己建立家庭呢?当然,它们选择了后者。正如生态限制假说预测的那样,帮助者游到空余的疏散隔间中就有了繁殖所,它们会跟另一个帮助者配对,繁殖自己的后代。体形较大的帮助者很少会帮助之前分配的繁殖鱼,而跟没有自己繁殖场地的大帮助者相比,有繁殖场地的那些会长得更大,这表明它们能够根据繁殖状态控制自己的体形。

进行繁殖的帮助者,并不会选择跟自己分配到同一个隔间的帮助者,这可能是因为后者体形较小,与相邻繁殖隔间的大帮助者相比,并不是理想的交配对象。没有繁殖场地的疏散隔间中,没有出现任何繁殖行为,这证明了适宜的繁殖条件的重要性。

这个实验设计精巧,能够证明美新亮丽鲷和很多鸟类一样,会因为环境中资源有限而妥协产生帮助行为。这让我联想到人们在成为正式员工或自己创办公司前,都会在机构中当志愿者或在企业中实习一样。

帮助他人养育后代的行为是高尚的,不过美新亮丽鲷中有一些帮助者的高尚程度可能会稍微逊色一些,它们从帮助中获得的,不仅仅是经验以及间接遗传自己的基因。对赞比亚卡萨卡拉威的野生美新亮丽鲷进行遗传分析后,研究人员发现,虽然雌性繁殖鱼是几乎所有后代的生母,但其中只有90%是雄性繁殖鱼的血脉。雄性帮助者会给超过四分之一的卵团受精。从坦噶尼喀湖的美新亮丽鲷的遗传数据来看,5个鱼群中,有4个都存在混合血统的现象。

对占有优势地位的繁殖雄性来说,这并不是彻底的坏消息,因为它们通常并不知道帮助者的不检点。有越界行为的雄性帮助者明白这些卵中有一些是自己的血脉,因此在抵抗捕食者时,会比没有参与繁殖的乖巧的帮助者更加勇猛,也倾向于守在离繁殖场地更近的地方。帮助者暂时不能提供帮助时,其他鱼群成员会表现出更多守卫领地的行为。回到巢穴后,之前无法提供帮助的帮助者会帮更多的忙——尽管科学家并没有发现繁殖鱼会对它们的偷懒行为进行惩罚。

这些行为对人类来说也并不陌生。尽管有一夫一妻和性忠诚等准则,不合规范的行为依然存在,否则我们就不会有“出轨”“绿帽子”“亲子鉴定”这些词了,也就不会有寄养和收养。

上一篇:三峡水库非投饵网箱生态养殖技术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产品中心

友情链接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企业要闻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xml地图Copyright @ 2011-2019 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