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站长

浏览量

针对鱼类知觉的其他研究

作者:海南翔泰渔业股份 发布时间:2020-07-18

针对鱼类知觉的其他研究

针对鱼类知觉的其他研究

上面总结的这些实验结果,并不能说明鱼一定会感觉到疼痛。鱼类对我们所谓的疼痛作何反应,还可以从其他角度进行评判。和对伤害刺激的无意识条件反射不同,有意识的痛感反应具有可变性,十分微妙。检验这种说法的其中一种方法是改变伤害刺激的强度。例如,盖斑斗鱼在面对低强度电击时,游动会更加活跃,仿佛在努力寻找逃生通道,而高强度电击则会让盖斑斗鱼远离电击源,同时做出防御行为。

另一种方法是改变鱼在接受刺激时的行为状态。一项针对132条斑马鱼的研究表明,注射前受惊与否会影响它们在尾部注射醋酸之后的反应。仅注射醋酸的斑马鱼会无规则地游动,尾巴也以奇特的方式摆动,不会产生任何前进动力。但是,如果让斑马鱼先接触另一条斑马鱼释放出来的警戒信息素,它就会做出看到新鲜或可怕事物时的反应:要么僵在一处,要么贴着水底游动。它们在被注射之后,不会无规则地游动,也不会胡乱摆动尾巴。两种反应的区别表明,恐惧能够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压抑或掩盖鱼类的痛感,而这种现象在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中早已被证实。这是一种适应性反应,毕竟,逃离致命的危险环境比停下来处理伤口更重要。

琳内·斯内登用于研究斑马鱼疼痛的方法是我认为最有说服力的:她会测试斑马鱼是否愿意为了缓解疼痛付出一定代价。和大多数人工喂养的动物一样,鱼类喜欢刺激。比如,即便是在同一个水箱内,相比于空荡荡的区域,斑马鱼更喜欢游到有更多可探索的植物和物体的区域内。斯内登给斑马鱼注射了醋酸后,发现它们的这种偏好并没有改变;注射了生理盐水(只会造成短暂疼痛)的斑马鱼也没有偏好变化。但是,如果在斑马鱼不喜欢的空荡荡的区域中加入止痛药,注射了醋酸的鱼就会游动到这一区域,而注射了生理盐水的鱼依旧会待在另一个区域。从中可以看出,斑马鱼愿意为了缓解疼痛付出一定代价。

挪威兽医学院的雅尼克·诺德格林和斯坦福大学的约瑟夫·加纳用另一种方法研究金鱼的疼痛,而他们的实验得出了出人意料的结果。他们在16条金鱼的身上固定了铝箔做成的小型加热器,然后慢慢给加热器升温。(让我感到安慰的是,论文中提到这个装置配备了温度传感器和保险开关,以便及时关掉加热器,避免给金鱼造成严重的灼伤。)其中一半金鱼注射了吗啡,另一半只注射了生理盐水。论文作者相信,如果金鱼能够感到疼痛,那么注射了吗啡的金鱼能在做出反应前忍受更高的温度。

然而结果并非这样。两组金鱼都表现出正常的疼痛反应:它们开始扭动,而且做出反应时所感受到的温度相同。但是,把它们放回到水箱中半小时后再进行观察时,两组鱼表现出了不同的行为。注射了吗啡的金鱼会正常地四处游动,而注射了生理盐水的金鱼则会出现更多逃跑反应,包括所谓的“C形起动”(鱼的头部和尾巴甩到身体同一侧形成“C”形)、游动和甩尾(左右甩动尾部而身体、躯干和头部不会随之摆动)。

加纳和诺德格林的研究证明,鱼既可以感受到伤害刺激导翔泰渔业致的最初的尖锐疼痛,也可以感受到随后出现的持续性疼痛。这种反应就像我们的手碰到热炉子一样。首先,我们会立即做出条件反射,不由自主地把手从滚烫的炉子边缩回,丝毫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大概一秒钟后,我们才会真正感受到疼痛的冲击。之后,我们需要忍受数小时甚至数天的不适感,而我们的身体正是用这种不适感来保护受伤的手,提醒我们不要再做类似的傻事!在我看来,实验结果表明金鱼可能有更多鳟鱼体内含量较低的C类神经纤维,即那些与持续性疼痛相关的神经纤维。

走向科学共识

如今,支持鱼类具有痛感的证据已经足够有说服力,甚至得到了不少兽医学机构的认可,其中就包括美国兽医师协会。该协会推出的《2013年动物安乐死指南》中提到:

有实验表明,鱼类受到伤害刺激时,前脑和中脑会产生明显的脑电活动,而且对不同伤害感受器的刺激所产生的脑电活动也不同,这一结果推翻了鱼类对疼痛刺激的反应仅仅是条件反射的观点。针对学习和记忆巩固的实验中,鱼类学会了躲避伤害刺激,而这也加深了人类对鱼类认知和知觉的理解。现有大量证据都表明鱼类和陆生脊椎动物一样,会尽量避免受到疼痛的折磨。

2012年,一群权威科学家聚集在剑桥大学,讨论目前学界对动物意识的理解。经过一天的讨论,他们共同起草签署了《意识宣言》。其部分结论如下:

在生物演化的历程中,主导注意力、睡眠及决策方面的行为及电生理反应的神经回路,早在无脊椎动物阶段中的昆虫和头足纲软体动物(比如章鱼)中就已经存在了。

换言之,没有脊椎的动物也可能具有意识。

而且,各种情绪的神经机制似乎并不仅仅局限于皮质结构当中。事实上,人类的皮层下神经网络在情感状态下会被激发,而这种神经网络对于形成动物的情绪行为也非常重要。

换言之,皮层之外的脑部区域也能产生情绪。

不能仅凭动物没有新皮质就判断它不会经历情感状态。

换言之,因见到食物而兴奋、因遇到天敌而心生恐惧这些事,并不需要人类一样巨大、复杂的大脑也能办到。

现在你可能会想,干得漂亮,你们这群聪明绝顶的科学家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再次证明自己是最后一批认识到大众早已了解的常识的人。正如心理学家、作家盖伊·布拉德肖所言:“这不是新闻,是最基本的科学知识。”不过,它也证明了承认一种根本不具有普遍性的现象(意识)的难度,以及学界长期以来不愿心服口服地接受意识并非人类独有的事实。

鱼类在生理和行为两方面都表现出能够感受到疼痛的特征。它们有哺乳动物和鸟类用来感知伤害刺激的特殊神经纤维。它们能学会躲避电击和鱼钩带来的伤害。当它们的身体受到伤害时,认知能力会有所下降,而如果疼痛得到缓解,认知能力还能恢复。

以上这些结论是否能给鱼类的痛觉和意识之争画上句号呢?恐怕还不行。可能总是有人会借不确定性之名断言鱼类感受不到疼痛。即便研究表明少数几种鱼类具有痛感,人们仍然可以认为其他数不清的未经解剖刀、注射器或小型铝箔加热器摆弄的鱼有可能感觉不到疼痛。

鱼类的意识和痛觉得到了科学共识,而且这种意识很有可能是所有动物中最早出现的。为什么?因为鱼类是最早出现的脊椎动物,它们在演化了一亿多年后,哺乳动物和鸟类的祖先才登上陆地。而这些动物开始在全新的环境中繁衍生息时,一定沾了一点点意识的光。不仅如此,因为我们今天看到的鱼拥有意识和知觉,很可能它们的祖先也演化出了意识。未来人们会发现,鱼类可以用自己的大脑做一些非常有用的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产品中心

友情链接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企业要闻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xml地图Copyright @ 2011-2019 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