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站长

浏览量

人类的捕捞行为会导致鱼类文化的丧失

作者:海南翔泰渔业股份 发布时间:2020-07-18

人类的捕捞行为会导致鱼类文化的丧失

文化

考虑到其中的微妙差异,如果说清洁鱼和顾客的互利共生关系中包含了文化因素,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奇。在生物学家眼中,文化是生物代际之间传递的非遗传信息。人类基因并不能直接让我们给自己文上文身或者去看电影,但很多人都会从他人身上学到这些东西。人们曾翔泰渔业认为文化是人类专属的,不过现在,它已被证实广泛存在于哺乳动物和鸟类,尤其是那些寿命较长的社会性动物中间。在动物世界中,经由文化传递的特征包括乌鸦制造工具的行为、大象对迁徙路线的选择、虎鲸的方言、羚羊的公共求偶地等。

学习对于文化的延续来说至关重要。春末夏初,当我架好音箱,在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田间和森林中播放蝙蝠觅食发出的回声录音时,几乎没有蝙蝠会回应。每年那个时候,只有成年蝙蝠会在外面飞,它们都知道最好的觅食地点在哪里,何必去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的觅食呼唤?而到了八九月份,小蝙蝠断奶后开始学习夜间觅食时,故事就会有所不同。我放置的音箱会引来成群的蝙蝠,似乎那些年轻、没有经验的蝙蝠要利用年长有经验的蝙蝠所发出的声音寻找觅食地点并捕食昆虫。三年后的夏末,我在得州南部观察无数墨西哥游离尾蝠在日落时分涌出岩洞时,小蝙蝠一定也在跟着年长的蝙蝠学习觅食区域的位置。那时候没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作文化,但是当我想到不同代的蝙蝠的迁徙路线、栖息地点和觅食地点都一模一样时,就会觉得把它称为文化并没有什么不妥。

鱼类世界是否也存在文化呢?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罗伯特·华纳对双带锦鱼进行了长达12年的研究,他选择了分布在巴拿马圣布拉斯群岛附近已被人类深入了解的点礁,并对上面87个双带锦鱼的交配地点进行了持续观察。这些加勒比珊瑚鱼几乎全年都处在性活跃状态,每天都会交配。华纳发现这些鱼选择的长期交配地点是非常固定的。12年中,它们每天都会回到同一个地点交配。这种鱼的寿命最长为3年,也就是说至少有4代双带锦鱼都使用同一个交配地点。在华纳看来,这些点礁上还有无数条件不错的潜在交配地,但不知为什么,双带锦鱼就是不来这些地方交配。不仅如此,即便那段时间出现了较大的种群规模波动,这87个备受青睐的爱巢也没有一个停止使用。华纳想知道这些交配地点之所以受到青睐,是否是因为它们拥有最佳的资源组合。如果是这样,那么把这里的原住民搬走,让一些新居民迁入,后者应该也会选择同样的地点。

于是,华纳移走了所有点礁上的双带锦鱼原住民,然后把从其他珊瑚礁上收集来的双带锦鱼迁入这里。这些新居民很快确定了交配地点,而且事实证明,它们并没有选择前人的宝地。它们确立了新的交配地点,而且连续几代新居民都对它表现出了和原住民一样的忠诚。在对照实验中,整体搬迁进来的所有双带锦鱼被放回到原来的礁石后,仍然会使用原来的交配地点(这样就可以证明搬迁和圈养并不是更换交配地点的原因)。华纳认为,对交配地点的选择并不是基于地点本身的质量,而是体现了文化传承的特点。[5]

双带锦鱼并不是唯一一种通过社会成规维持传统繁殖地点的鱼类。类似的还有鲱鱼、石斑鱼、笛鲷、刺尾鱼、篮子鱼、鹦嘴鱼和鲻鱼。鱼类在其他情况,比如日常性和季节性的迁移时也会表现出文化属性。

小型鱼类有众多潜在的捕食者,而和同伴的外貌、行动保持一致,则能有效避免被捕食者盯上。这也许能够解释孔雀鱼的文化一致性,它们会观察身边的鱼,记住觅食路线,哪怕领路鱼离开很久,它们也会使用同样的路线。即使有一条更快捷的路径出现,它们也会坚持选择——至少刚开始是这样。有趣的是,这会让人联想到人类也会在高效的新方法出现后,固执地沿用传统(比如手写便笺)。但是孔雀鱼的固执并不会持续太久。它们很快就会选择更有效率的路径,这一点表明,它们和人类一样,并不是传统的盲从者。

可悲的是,人类的捕捞行为会导致鱼类文化的丧失。2014年,一些渔业生物学家和生物物理学家的研究结果表明,人类掠夺式的渔猎活动以及我们对较大个体的偏好,导致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鱼类迁移路线信息的传递受到了干扰。研究人员建立的数学模型基于三个影响因素:鱼类之间的社会关系紧密程度,获知信息的个体比例(只有大鱼知道迁移路径和目的地),这些获知信息的个体对某些目的地的偏好。他们发现,鱼群凝聚力及个体偏好是避免协调障碍和群体解散的最重要因素。

这种文化破坏很可能是不可逆的。文化并没有写入基因,一旦丧失,重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是恢复鱼类的种群数量是不够的。”研究团队中的生物物理学家詹卡洛·德卢卡说,“它们基本上已经丧失了群体记忆。”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破坏行为停止后,很多动物种群还是无法恢复。人类停止大规模捕鲸后的半个多世纪以来,北大西洋露脊鲸、西北太平洋灰鲸和很多蓝鲸的种群数量都没有显示出增长的迹象。鱼类种群数量太少时,商业捕捞难以维系,也是同样的道理。虽然人类将渔猎目标转向了其他物种,但鳕鱼、大西洋胸棘鲷(它以前的名字“黏头鱼”让人很难提起食欲)、小鳞犬牙南极鱼(也叫智利海鲈鱼)等存在代际文化信息积累现象的鱼类数量也并没有恢复。

尽管我们在海洋中进行了掠夺式的捕捞活动,但作为有文化属性的动物,人类倾向于看到自己众多社会活动中积极的一面。今天,大部分专横暴君和封建领主都被民主取而代之,民主政治选举出的领导者会更多考虑选民的需求。相比于过去,解决地区冲突更需要多国的共同努力。在鱼类社会中,美德、民主与和平同样占有一席之地,接下来我们就会讨论这一话题。

上一篇:云阳支流(彭溪河、汤溪河、磨刀溪)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网友吐槽

推荐阅读

产品中心

友情链接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企业要闻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 xml地图Copyright @ 2011-2019 海南翔泰渔业股份有限公司